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健康

走出暗夜胡同山东相声执着从业者奔波在复兴情

2019-01-14 13:09:48

  走出暗夜胡同?山东相声执着从业者奔波在复兴路上

  张战波(右)在指导弟子说相声

  张战波与师父孙小林(右)在说相声

  山东,曾经是中国相声界传统的三大码头之一

  【辉煌】

  山东曾是相声三大码头

  北京学艺,天津练活,济南踢门槛,这是中国相声界流传广的说法。

  因此,民国时期,来济南拜码头、踢门槛的相声演员不计其数,其中不少人都成了后来的大腕级人物,如张寿臣、马三立、刘宝瑞等人,都曾来济南拜过码头,踢过门槛。

  踢门槛在当时有两种说法,一个说法是,山东这边,尤其是济南,有很多大师级的相声演员,学徒艺满之后,必须要到济南来,跟这些相声演员们打打擂台。再一个说法是,由于济南这边的相声名家多,济南观众的口味也高,你把济南的观众逗笑了,这才算是合格的相声演员。相声艺术表演家孙小林出生于相声世家,其父亲孙少林则是济南晨光茶社相声大会的创办人,在孙小林看来,上世纪解放前,济南一直是中国相声界的一个标杆。

  据史料记载,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开始,济南就吸引了大批的大师级相声艺人前来,侯宝林、张寿臣、马三立、吉坪三、周德山、刘宝瑞、郭全宝等人,都曾来济南献艺,甚至常驻济南说起了相声,成了当时济南一道特别的风景。

  【衰落】

  电视与小品的冲击

  事实上,山东相声的衰落轨迹,与中国相声的衰落轨迹是同步的。

  时光倒退到上世纪80年代初期,山东相声一度曾非常辉煌,在(上世纪)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时候,济南还有一些茶棚,那里面还有说相声的,相声演员还能够靠这个吃饭。

  但是从上世纪80年代后期开始,这种情况逐渐在济南消失了。据孙小林回忆,当时对相声冲击的是小品光伏自动重合闸的出现和电视的普及。

  首先是电视,很多大腕都在电视上说相声,那么观众就没必要到茶摊上花钱听相声。这也使得说相声的演员越来越少。而随后,小品的出现逐渐取代了相声在曲艺界的传统地位。

  从陈佩斯朱时茂初在央视春晚上表演《吃面条》开始,小品的风头逐渐盖过了相声,据资料显示,在1989年之前,央视春晚上大节目是相声,但是从1989年之后,小品逐渐成为了春晚的大节目,这种局面一直延续至今。

  山东相声也是如此,越来越多的相声演员挂靠在了艺术队或文化局,他们登台的机会也越来越少。

  【现状】

  演员虽是业余对相声却很执着那盏灯仍是我方向的指引

  32岁的张战波有两个身份,白天,他是省城某广告公司的业务员,负责广告投放,而下班之后,他则是一个相声演员。

  怎么说呢,我觉得我是一个业余的职业相声演员。说业余,是因为张战波是利用业余时间说相声,说专业,他是孙小林的爱徒,说学逗唱无一不精,而且还开始收徒授课。

  类似张战波这种情况的相声演员,如今不在少数,据孙小林介绍,如今在晨光茶社里说相声的,大部分都有自己的正式职业:有工人,有白领,还有学生,大家都是因为爱说相声,爱听相声才走到一起的。或许很多人会认为,这样的相声演员不够专业,但是事实上,这些人都有着极深的功底:顺口溜,山东快书,快板,谁都会。

  对此孙小林也表示:如果我们单纯的从技艺方面来看,其实咱们山东这一批相声演员,尤其是80后90后的演员里,无论是传统段子还是传统技艺,大家未必比那些职业的演员差,也不见得比德云社的演员差多少。但是山东相声如今的境况,却有些不景气:你总得让大家吃饭吧?饭都吃不上怎么说相声?

  【未来】

  走还是留,这是个问题

  与山东相声的不景气相比,如今在北京、天津、上海等地,相声已经逐步的走向了市场化。

  出名的,莫过于北京的德云社,自从郭德纲走红之后,德云社的票也变得金贵起来;而在天津,招待完朋友去听一场相声也逐渐成为了一种消费习惯;即使是在海派清口流行的上海滩,相声会馆也逐渐增多

  这一切,对于像张战波这样的年轻人来说,有着别样的诱惑,去北京上海说相声,是一种锻炼,其实我也鼓励我的弟子或者是徒孙走出去,去锻炼锻指纹锁生产厂家炼。近几年,孙小林一直在不断地培养新人,也一直鼓励年轻的相声爱好者们走出去:因为现在山东这边的市场有,但是还没有形成消费习惯,在这种情况下,走出去是好事儿。

  事实上,每年晨光茶社都会有一批年轻人走出去:因为每年都有很多学生来学相声,还真有几个被当做文艺兵招走了,有的则考上了戏剧学院,这其实是好事儿。孙小林表示。

  【个案】

  张战波:为了相声四处奔波

  在张战波看来,如今山东相声,正行走在黑夜中的胡同中:说真的,其实我们已经走出胡同了,但是可能因为天没亮,我们还以为是在胡同里。要我说,山东相声总会有一天复兴的。

  如果从张战波的人生经历来看,他无疑是一个热爱相声的人

走出暗夜胡同山东相声执着从业者奔波在复兴情

,从学校毕业之后,张战波曾做过很多工作,当过保健品推销员,做过婚庆司仪策划,为音像公司搞过宣传,从事过广告投放,但是他始终坚持着说相声。

  从小就喜欢听相声,上学那会上课也偷着听,晚自习结束了,我就自己躲在教室里,听下午重播的相声段子,一边听一边学,还自己学绕口令。工作之后,张战波四处拜访名师,学习各种相声技艺。

  2005年,张战波听说青岛某企业招聘相声演员,于是毅然辞职前往青岛。2006年晨光茶社重新开业,他在青岛又动了回济南的心思:那时候我就想着,回济南可以说相声。所以我又从青岛辞职回了济南。

  虽然在晨光说相声没有任何报酬(晨光茶社自2006年重新开业之后,一直在大力推广公益相声,坚持免费表演),但是张战波却觉得很开心:起码能有登台的机会,因为相声这东西就是这样,你在台下练的再好,如果不登台的话,你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活行不行。所以说我很渴望能有一个舞台,也不指在每个寂静的夜里望靠说相声挣钱,能锻炼自己是的。

  如今,在晨光茶社的演职员名单里,大部分人都像张战波一样,是兼职说相声,每次演出没有任何报酬:家远的还得自己搭上路费车费,但是大家觉得很开心,因为可以在舞台上提高自己。

  ■对话

  孙立生:

  免费听相声

  对市场是种打击

  孙立生,山东曲艺协会主席,中国曲艺协会副会长,对于山东相声如何重振辉煌,孙立生有着自己独到的看法。

  市场化是必须的

  山东商报:孙主席,您认为目前山东相声,应该如何重振老一辈的辉煌?

  孙立生:这是一个很复杂的工程,但是首先我们应该明确,山东相声如果想重新崛起,除了人才之外,还需要大胆走市场化的路子。其实德云社也好,还是其他的相声会馆也好,一直都是市场化的。其实老一辈说相声,也是市场化的,比如说当年在晨光茶社也好,在北京也好,听相声是收费的,而且比较便宜,因为相声满足的,是基层大众。那时候人们的娱乐活动也少,听相声就是其中之一,尤其是一些穷人,花的钱不多,听几段相声,既可以开怀大笑,又忘却了烦恼,所以我觉得相声,就得走市场化,大众化优质智能锁厂家直销。但是同时也要注意,不能被市场牵着鼻子走,不能过于低俗。

  山东商报:目前山东也出现了一些相声会馆或者茶楼,比如说晨光茶社,您对这种模式怎么看?

  孙立生:我认为这要区别对待,从人才储备来说,这类相声会馆的出现,是培养了相声人才;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,如果你不大胆收费,是不行的。晨光茶社一直在坚持走公益相声的路,我不反对,但是我认为它迟早应该走进市场。如果长期免费,虽然可以培养市场听众,但是同时又会形成一种不好的消费习惯,那就是听免费相声,这对山东的相声市场,反而是一种打击。

  兼职说相声是把双刃剑

  山东商报:我跟一些山东的相声演员聊过,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,好像大部分演员都是兼职,这种状态是否有利于他们技巧的提高?<爱情看破了不过是聚散/p>

  孙立生:这件事儿也得分两面看。咱先说优势,这些兼职说相声的演员,说真的,都是一些发自内心喜欢相声的人,他们对于相声很执着,把它当做事业来看,有这么一批人,山东相声不怕无法振兴;同时,他们因为是兼职,就在生活中,对于创作新段子是有利的。不是说艺术来源于生活吗?现在职业的相声演员,未必有他们那么贴近生活。

  但是从另一个方面看,其实这种兼职,也让他们有些过于的安逸了。咱们现在都看到了郭德纲的风光,觉得他过五关斩六将,那么当年郭德纲走麦城的时候,谁知道那段经历?我觉得郭德纲能成功,还有一个原因,就是他没有退路,破釜沉舟,一定要说好相声,结果他还真成功了。如果真有人像他一样破釜沉舟一把,或许也就成功了,但是很遗憾,目前来说还没有这么有胆量的人。所以我觉得兼职说相声,是一把双刃剑,关键要看演员们自己怎么把握。

  小剧场相声更接地气

  山东商报:您怎么看小剧场相声?

  孙立生:其实搞小剧场相声,是值得表扬的,相声更适合小剧场,因为传统相声不但要听,还要看到演员的表情。所以大剧场大舞台不适合相声。小剧场相声一个值得注意的地方,是它接地气,可以跟观众有互动,这才是关键。当然,不管是搞小剧场相声也好,搞茶楼相声也罢,都应该大胆一点,都应该尝试市场化。也许一开始会很艰难,但是只要坚持住,肯定会有成功的那一天。

北京彩妆品牌大全
盐城远东批发厂家
杯具熊价格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