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历史

龙纹身女孩鲁妮玛拉惊喜角逐奥斯卡影后图

2018-10-29 11:56:04

龙纹身女孩鲁妮-玛拉惊喜角逐奥斯卡影后(图)

鲁妮-玛拉似一位卓尔不群的“哥特式公主”。 图片来源:上海青年报  不知道鲁妮-玛拉是不是在老黄历里挑过了吉日旺道,龙年伊始,这位“龙纹身的女孩”成为了好莱坞火的新人。以帅气“女黑客”的姿态杀入奥斯卡影后的提名,让玛拉证明了自己绝非只是“金球奖上的花瓶过客”。更重要的是,她已被着名导演大卫·芬奇视为“新一代的奥黛丽·赫本”,26岁的她,就此破解了远大前程的原始密码。

哥特风的“新生代赫本”

每一年,总会有一个明眸善睐的非金发女生,被称为冉冉升起的“赫本接班人”,譬如娜塔丽-波特曼,譬如安妮-海瑟薇,又譬如艾玛(微博)-沃特森……今年,这份击鼓传花的称号落在了85后纽约女星鲁妮-玛拉的手中。“并不是说鲁妮和奥黛丽长得真的有多像,也许她们在眉宇和颊骨之间确有几分神似,但更关键的是两人不随大流的脱俗气质。”美国影评人史黛拉·布格毕点评道。如果说赫本相比同时代的性感女神拉娜-特纳、玛丽莲·梦露诠释了“罗马公主”的清新优雅,那么在当今好莱坞批量生产的美女中,玛拉也恰似一位卓尔不群的“哥特式公主”。“鲁尼是个漂亮的女生,她既可以像赫本的化身,也可以看着像个小男孩。”导演大卫-芬奇坦言,在拍摄《龙纹身的女孩》期间,剧组为玛拉挑选的每一款戏服、每一套妆容都“精细到家”,“即便是一个刺环,我们也要调整到闪耀的位置。”

为“龙纹身”苦练跆拳道

和其他科班出身的女演员不同,玛拉其实来自于一个运动世家,她的曾祖父和外曾祖父分别是NFL纽约巨人队与匹兹堡钢人队的创始人,家中很多人都在两队担任过要职。这位体坛名门望族的千金,之所以选择了演艺的道路,主要是因为母亲的文艺熏陶。“我从小看着百老汇名剧长大。我的妈妈经常带我和姐姐(凯特-玛拉)去戏院观看,还给我们欣赏很多老电影。”玛拉近日在接受采访时透露,“自从爱上表演之后,我和姐姐经常在家自排自演一些小剧目。我姐姐12岁就开始演戏了。相比之下,我在孩提时代比较害羞,而且我想先上学读书,看看有什么别的吸引我的东西。直到20岁,我读纽约大学的时候,我才正式把表演作为事业目标。”

在出演了美剧《法律与秩序》、《急诊室的故事》以及独立电影《坦纳大厅》之后,玛拉始终在默默寻找着破茧成蝶的机会,直到她遇见了人生路上的下一个贵人——大卫·芬奇。虽然《龙纹身的女孩》汇集了丹尼尔-克雷格、斯特兰-斯卡斯加德、克里斯托弗-普卢默等一众大牌,但这部影片终成为了玛拉的“造星加速器”。

为了塑造莉斯-莎兰德这个“体型瘦小,却有着地狱般危险爆发力”的角色,玛拉不仅剃去了一头秀发,理了个“莫西干头”,还玩命般地投入了魔鬼训练(家族的运动细胞终于派上了用场),“从跆拳道,到溜冰板、骑摩托,我样样都得上手。尽管以前我也玩这些,但接了影片之后,我真正像机器人一样不停训练。”

《社交络》差点帮倒忙

其实在《龙纹身的女孩》之前,玛拉已经与芬奇合作过去年奥斯卡的提名影片《社交络》,并在片头出演马克-扎克伯格的女友。很多人认为,正是这次合作成为玛拉加盟《龙纹身的女孩》的敲门砖,但玛拉却连连摇头道:“当时,我只在《社交络》片场待了4天。我和大卫-芬奇交往并不多。事实上,我在《社交络》演得越好,反而越让他觉得我不适合‘龙纹身的女孩’,因为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角色。所以,我还是得参加各种试镜,寄录影带,通过别的方式让他信服——我能出演莉斯这个黑暗的角色。”

玛拉补充道,她和芬奇对小说原着的理解“惊人的相似”,“这也为我们的合作打下了非常好的基础”。新版《龙纹身的女孩》翻拍自瑞典同名经典影片,在被问及是否担心与“瑞典版莉斯”劳米-拉佩斯比较时,玛拉直言:“我压根没往这方面去想。对于谁才是这个角色,我有不同的看法。莉斯从来没有让我感到陌生,我能读懂她的每一个心思,我所要做的就是不断学习各种本领。”

不愿套上“名人光环”

在圈内,芬奇素以“重拍镜头”而闻名,甚至有段子打趣道:“别看玛拉只拍了4天《社交络》,却足足NG了2400遍!”对此,玛拉忙不迭地为“伯乐”辩护道:“这太夸张了!他确实会为了一个镜头反复斟酌,但我不明白为什么总有人会拿这个说事,这不过是他的工作方式,而且每一次重拍都有其理由,或是灯光,或是戏服,或是演员。我们千里迢迢去斯德哥尔摩取景,难道拍个3天就收工回家吗?我们只是想做出应该做出的东西,而我百分百相信大卫。”

几乎没有人怀疑,玛拉将在《龙纹身的女孩》三部曲的后两集中继续挑梁,尽管她本人仍谦虚地表示:“我们得看看是否还需要试镜,我本人倒是很愿意再演一回!”而在此之前,玛拉还将加盟泰斗级导演泰伦斯-马力克自编自导的新作《无法无天》,并与瑞恩-高斯林、凯特-布兰切特和克里斯蒂安-贝尔等影星合作。

虽然片约纷至,星情大涨,但玛拉却表示:“我想成为的是一名女演员,而不是一位名人,成名会以伤害你的演技为代价,人们越了解你,就越忽视你塑造的角色。出名绝非我所愿。但这也是我所选择的行当的真实写照。娱乐圈内的某些文化很奇怪,甚至有点失控,希望我不会受到太多的影响。”上海青年报 姚佳森

云祥山庄
色素炭黑
信用卡代还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